还记得上周小锐那篇关于澳大利亚为自家煤炭卖不到中国而心急如焚的报道吗?

只是在2017年,随着监管趋严,其业务转型愈发迫切。当年长城人寿提出新的五年战略规划,希望通过优化业务结构,在聚焦价值类保障类业务的同时兼顾规模类业务。此背景下,当年长城人寿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和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皆大幅下滑,分别为50.78亿元、17.51亿元。